— 笹船 —

黑色星期五

来源于“一个子博客”太太的CHIBI半藏梗(传送门点我,吐血推荐),有亲先写了这个梗(点我传送门,再次吐血推荐 ),自己终于也忍不住凑热闹啦,不过我的主视角是瑞破……

内容OOC,R76R,源藏源无差无刀,一发完结,新手上路第一次写文,请各位多多关照^_^

 

       又到了守望先锋们对战练习的日子。练习的安排并不固定,这一次恰好安排在星期五。瑞破出门前稍微整理了一下着装(虽然在外人眼中都是一样的黑色披风),再稍微挑选了一下面具(虽然在外人眼中根本每个都长得一样)。

       作为一个喜欢独处的死神,对瑞破来说对战练习就是例行公事,打完就走,他对了解队友们的近况和拉近彼此之间的关系毫无兴趣,当然,除了对那个发际线倒退的老兵。

       说不定练习完可以约莫里森周末一起吃个饭?

       想到这里,虽然被面具遮住了,嘴角带笑的死神来到了守望总部练习场。

 

       准备室内,一向早到的士兵拿着咖啡杯,旁边坐着的小哈娜手里拿着一本封面花花绿绿的杂志。

     “76爸爸快看,杂志上说今天是黑色星期五。”

     “什么意思?”

     “据说今天皮肤黝黑的人会遭遇不幸,避免灾厄的办法是……穿上粉红色的衣服?!”

     “……”

     “……”

       感受到两人投向自己的目光,瑞破拼命的克制住想要用枪在小女孩的杂志上开几个洞的冲动。

 

       今天成员似乎没有到齐,不过瑞破关注的重点只有那个士兵。

     “今天有一些突发状况,我得先向大家说明。”温斯顿扶了扶眼睛,向大家解释。

     “首先是莱茵哈特带着卢西奥横过马路的时候被车撞到,目前莱茵哈特正抱着对方司机向医院冲刺,卢西奥在一边帮忙开加速,所以两人没办法参加练习。”

       众人沉默。

     “其次是我们有一个传感器损坏了,在对战练习中不能显示成员们的击杀情况,为了公平起见,我把它混到其他传感器里随机分给大家,拿到那个黑屏传感器的人可以直接在开战前的装备整理阶段把它扔到回收箱……”

       众人再度沉默。

     “另外由于半藏……还在整理装备,所以源氏先拿两个,到时候再交给他。”

     “可以,如果两个中有一个坏掉的,我就把好的那个交给哥哥。”

       众人表示猝不及防吃了一口狗粮……

 

       练习前是照例的分组阶段,只是今天似乎有些特别。

     “我要和半藏一组!”

     “我也要。”

     “还有我。”

        女性们今天似乎对那个还在整理装备,至今未出现的家伙特别感兴趣,纷纷提出要和他分在一组。

      “你们都别抢,哥哥是我的!”

         哦,还有那个该死的兄(胸)控半机械忍者。

         就在大家为此争论不休的时候,温斯顿终于忍不住了。

     “都别争了,抽签决定吧。”

     “我不管,我就要和哥哥一组,我们是兄弟,我们在一起是命中注定的。”

         众人表示这是今天第二口猝不及防的狗粮……

         闹剧一样的争论终于结束,最后以死皮赖脸的源氏和半藏固定一组,其他人抽签决定的方式告一段落,双方阵营来到了各自的准备室。

         瑞破全程冷眼旁观,对他来说,只要能抽到和士兵一组就足够了。

         哼,谁说我今天会遭遇不幸。

         偷偷瞥了一眼同组的士兵,对方正在认真地检查装备,瑞破盯了好一阵,总算回过神来打开自己的传感器。

         黑屏……

         瑞破毫不在意地把传感器扔进了回收箱,对死神来说,根本不需要知道击杀情况,他只需要把对方一个接一个干掉就行了。

 

         开战不久,瑞破就在拐角处遇到了麦克雷。

         牛仔二话不说就扔过来一个闪光弹,动作娴熟得如同本能反应。

         瑞破直接开启幽灵形态,动作同样娴熟得如同本能反应。

         接下来就是日常的对枪阶段,在你来我往的枪声中,牛仔还是率先扑倒在地。

      “哼。”

         瑞破上前一声嘲讽,然后走向不远处的一个血包。

         其实他也仅存1点HP值而已。

         就在他快要拿到血包的时候,突然感到膝盖一阵小小的刺痛,然后重心不稳,扑倒在血包前。

        “……”

        “……”

         平地摔倒的瑞破莫名其妙,然后听到不远处同样扑倒在地的麦克雷深情的告白。

      “半藏我爱你。”

         瑞破怀疑自己刚才打坏了这个徒弟的脑袋。

 

         从重生室出来的瑞破老远就听到了士兵76的枪声,于是火急火燎地赶到了争夺点。这里正进行着激烈的交火,瑞破掏出双枪就是一顿乱射,强力的攻击逼退对方的同时,自己的HP也在不断减少。

     “到这里来治疗。”

        瑞破回头,看到士兵在地上插了生物立场。

        眼中含着泪光的瑞破以仅存的1点HP穿过了枪林弹雨,奔向那个散发着淡黄色微光的天堂,直到膝盖再一次感到一阵小小的刺痛,扑倒在士兵打开的生物立场前。

       “……”

       “……”

         一阵尴尬过后,士兵终于还是打破了僵局。

      “小心半蔵。”

         这是死神今天第二次以扑街的姿势听到半藏的名字。

 

         再次重生的死神惦记着士兵的忠告,开始搜寻半藏的身影,然而他并没有找到对方。今天的对战简直莫名其妙,双方在打得水深火热的时候,无人理会的运载目标居然自己朝着目的地行驶。死神途中偷偷借着暗影步来到运载目标处寻找偷车贼,围着运载目标转了一圈又一圈之后却连半个人影都没看到。

         然后就看到匆匆赶来的源氏直接拔刀开大。

      “竜神の剣を喰らえ!”

         被源氏开大追了几条街的死神终于还是扑倒了,半机械忍者收起刀,单手握拳说到。

       “哥哥就由我来保护。”

         扑街的死神一脸黑人问号。

 

         瑞破从重生点出来之前,摸了摸自己的膝盖,虽然他一点都不认为自己得了骨质酥松,但是还是感到了异物感。

         似乎不小心扎进去几根肉刺?

         无关紧要,死神从不在意细节。

         瑞破决定无视今天的无厘头扑街,重回战场。

 

         幽灵驾驶员再加上打了鸡血的源氏,让今天的对战格外激烈,双方在终点展开白热化的交战,运载目标距离终点仅仅一步之遥。

         瑞破的死亡绽放已就绪。

         然而他不敢贸然行动,要知道,在这样的枪林弹雨中使用死亡绽放,就和在里面跳着“呆呆呆”的舞蹈一样,台词还没喊完就被打成筛子,更别提他现在只剩下1点HP值……

         直到他听到队友小美的声音。

      “冻住,不许走。”

         强力的冰霜席卷而来,沉迷于激战的敌方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冻在冰风暴圈内。

         看着一个个活靶子,瑞破的内心在呐喊。

         快看我丝血反杀,大招灭团,拯救世界的英姿啊莫里森!!!

         然后掏出双枪跳到人群中准备用死亡绽放拿下全场最佳。

         直到他感到膝盖一阵小小的刺痛……

 

         战败的瑞破回到休息室,决定找齐格勒看看自己的膝盖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却被半机械忍者挡住了去路。

       “把我哥哥的箭还给我。”

         源氏向他伸手索要。

       “什么箭?”

       “当然是我哥哥射中你的箭。”

       “我什么时候被射中了?”

         看着瑞破一脸不知所云,源氏决定换一个方式和他交流。

       “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太对劲,那里可能有我哥哥的箭。”

         瑞破半信半疑,把膝盖上的肉刺拔了下来。

         小小的箭矢躺在手心,箭羽的部分还做成了心形的图案。

       “做这个花费了我很长的时间,所以能回收的尽量回收。”

         源氏拿回迷你箭矢,递给站在桌子上的哥哥——那个只有玩偶大小的迷你半藏。

       “这是怎么回事!”

         哈娜看着大喊大叫的瑞破,无奈地摇摇头。

       “半蔵因为之前龙神之力使用过度,导致身体缩小。我说大叔你好歹关心一下队友近况嘛。”

        “……”

 

         瑞破看着迷你半藏,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问了。

       “那为什么你总是射我的膝盖……”

         迷你半藏看着瑞破,沉默了一会儿,最终还是说了。

       “因为我站在地上的时候,只能射到你的膝盖……”

         说完,半藏皱着眉头别过脸,仿佛要掩盖自己的尴尬。

 

          Fin


评论(12)
热度(150)

2016-09-02

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