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笹船 —

守望物语(二)

前篇:守望物语(一)

本篇主要是半藏视角


血从源氏的胸口涌出来,它们像有灵魂的怪物一样,争先恐后地爬上了他的手臂,覆盖上他的胸膛,然后继续向上,不断向上,从它的脖子攀援到脸上。

“你赢了,你是对的,是不是很开心?”源氏笑了,用一张失血过多苍白如纸的脸。

他想开口,却发不出声音。血液爬上了它的脸,流进了他的眼睛,视线越来越模糊,直到整个世界除了一片血红,什么也看不见。

 

半藏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地下室的天花板,暗红色的天花板。

弑亲的兄长理所应当地受到了惩罚,变成了丑陋的恶鬼,失去了家族引以为豪的琥珀色瞳仁,自那之后,所有的色彩都消失了,他眼中的世界永远浸染在血红色之中。

他离开了花村,来到守望国,向民间女巫艾米莉寻求解决之道。

正如他所料,艾米莉也束手无策。

或许他自己并不希望得到救赎。

倔强的艾米莉认为半藏作为一个特例,非常具有学习和研究的价值,她希望半藏留下来,以供她继续观察和研究。居无定所的半藏决定暂作停留,然而他拒绝了客房,选择了地下室。

似乎只有阴暗的场所,才能给恶鬼带来些许内心的平静。

 

矛盾和迷惘占据了他的内心,他甚至搞不清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他渴望得到救赎,却又坚信自己不可能得到救赎;他觉得自己并不后悔用刀刺穿了弟弟的胸膛,却再也拿不起心爱的武士刀,因为这对他而言实在是太过沉重;他为了家族和责任杀死了源氏,却又因为源氏而放弃了家族和责任。

这一切究竟有什么意义呢?仿佛一个无法解开的死结。

 

至少今天,半藏有了一个短暂的新目标。

为了感谢艾米莉的收留,他答应了对方的请求。这是他第一次光明正大地走在大街上,感受着人声鼎沸的闹市上久违的人间气息。他是如此完美地融入了人群之中,不再是那匹独行的孤狼。

源氏应该会很兴奋吧,他喜欢热闹。

如果他还活着。

半藏摇摇头,似乎这样就能把那些不请自来的想法赶走。

然而,一个翻窗入室的身影却闯入了他的视线。

不可能是源氏,他翻窗的技术比这个好多了。

他知道自己不应该多管闲事,但是他管不住自己。他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鬼使神差地朝着那幢房子走去。

 

半藏轻而易举地进去了,和外墙装饰相匹配的内部装潢,散发着浓厚的贵族气息,然而翻墙入室的人却似乎已经离去。一丝不易察觉的风在他的身边流动,他掩藏住自己的气息,慢慢朝通向后院的侧门走去。

砰——!!

突如其来的一声巨响,侧门被暴力地踢开。

“嗨,晚上好!”

吓了一跳的半藏差点就用自己的拳头去回应对方的招呼了,他尽力平稳住呼吸,紧盯着面前的不速之客。

满脸胡渣,带着牛仔帽,叼着雪茄,一个不修边幅的家伙。

“哇哦,就是你吧!”牛仔帽自说自话地朝他走过来,脸上挂着找到了宝藏般的兴奋,“快让我好好看看。”他开始上下打量着半藏,赤裸的目光让半藏感到不适。

“完美。”牛仔帽居然竖起了大拇指。

半藏不禁挑了挑眉毛,问到:“你是谁?”

“我是您忠实的车夫,”牛仔帽脱下帽子放在胸前,然后朝着半藏绅士地鞠躬,“我将把您带到王子的身旁。”

半藏有些苦恼,对方明显是非常难缠的类型,他觉得必须要尽早解开误会,摆脱这个家伙。

“很抱歉,我想这其中可能有什么误会。”

牛仔帽愣住了,他甚至忘记了把帽子再戴回去。

“你不去参加舞会?”

“不,我要去。”

“那就没问题。”牛仔帽收起了发懵的表情,顺便戴上了帽子。

你肯定弄错了。

但是半藏放弃了和这个奇怪的家伙继续纠缠,他决定搭上这趟顺风车。

牛仔帽引领着半藏走到后院,那里停着一辆南瓜马车。他站在车门前,向半藏伸手,示意他搭着自己的手登上马车。

“我敢打赌王子一定会找上你。”牛仔帽轻浮地吹了一声口哨。

“是我找上他。”

半藏无视了他的手,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翻身进入了南瓜车厢。

我肯定没弄错。

麦克雷压了压帽檐,遮住了自己凌厉的视线。

 

半藏看到了自己的任务目标,隔着正在大厅中央跳舞的人群,机械人站在主宾席上,面甲遮住了他的脸,看不到表情。

难度不小。

半藏判断着自己接近目标对象并完成任务的成功率,尽管机械人的动作不多,却干练利落,多年的习武经验告诉半藏,与对方近身搏斗的胜算并不明朗,更何况对方还是人见人爱的王子,如果被群起而攻之,自己甚至没办法全身而退,所以必须要出其不意,速战速决。

但是出乎半藏的预料,目标对象竟然一步步向他走来。

就像童话故事中所描述的那样,王子越过茫茫人海,沿着命中注定的轨迹,走进了灰姑娘的生命。

半藏别无选择,他一个箭步冲上前去,迅速拉近了两人的距离,然后迅速向机械人的头部伸出双手,找到了艾米莉所说的设置在两侧的装置并立刻按压下去,整个动作一气呵成。

虽然看起来就像是他冲上前去,亲昵地捂住了对方的耳朵。

机械人的面甲卸了下来,半藏看到了一双琥珀色的瞳孔。

“哥哥?……喂!等等!”

半藏在眼前的一片白光中陷入了昏迷,他仿佛听到了熟悉的呼唤声。

 

“哥哥,我冷。”

包得像个大福一般圆圆鼓鼓的源氏拉了拉他的袖子。

半藏转过头,看到自家弟弟冻得通红的鼻尖和耳朵。源氏坚持不在冬天戴帽子或是耳罩,他说这样会破坏他的发型。

“谁让你不好好戴帽子。”他知道源氏又在撒娇。

小小的手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袖子,源氏用小狗般惹人怜惜的大眼睛看着自己。

又是这招。

半藏在心中默默地嫌弃着,然而他还是脱下了手套,搓了搓手心,然后捂住了弟弟冰凉的耳朵。

尝到甜头的小屁孩笑了。

我的傻弟弟。

半藏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他那毛茸茸的刺猬头,扎得手心痒痒的。

不知为何,他觉得自己心里也痒痒的。


TBC

评论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