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笹船 —

守望物语(三)

本篇源氏视角,等到麦爹视角应该就剧透完毕了,如果可以还是希望大家从(一)开始看……

因为有些bug不知道怎么改,所以lo主强行让守望国的国民们集体智商下线,本章托比昂客串,已经在OOC的66号公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守望物语(一)

守望物语(二)

 

该死的万圣节,该死的麦克雷。

源氏不由得在心中咒骂着。

 

原本应该成为半藏刀下亡魂的自己,竟然被路过的托比昂从死亡的边缘拉了回来,人生还真是无法预测。

托比昂在智械研究方面是首屈一指的专家,他坚信着未来人类的发展一定和智械息息相关,因此极力倡导着人类和智械的共存。他游历世界,不断地推广着自己的理念。在向守望国进发的途中,经过花村,救活了奄奄一息的源氏。

对源氏的智械化改造对托比昂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然而也激发了他的研究热情,他带着源氏来到守望国,建立了自己的实验室,不断对还不够完善的源氏进行改造和调整。

然而令两人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托比昂的外貌居然和这个国家失踪的国王一模一样,当然,除了身高。

国民对他们表示了超乎寻常的热情,尽管两人无数次解释这是个误会,但是流言蜚语还是像雨后春笋一样疯长,让他们百口莫辩。

万般无奈之下,一向忌讳别人谈论自己身高的托比昂只能祭出了最终武器,他表示,自己的身高就是证明自身不容置喙的铁证。

然而世面上却开始流传出各种国王和王子在失踪的岁月里,历经千辛万苦,受尽苦难折磨,依旧身残志坚一心回国的谣言,想象力之丰富简直突破天际,一时间闻者泣听者泪,更加增添了众人对两人的爱戴。

源氏目瞪口呆,托比昂更是差点背过气去。

所以趁着万圣节的舞会,源氏觉得他有必要澄清一下早已被歪曲得不合常理的真相。摆事实,讲道理,一定能把这个天大的误会给解释清楚。

他表示,自己在万圣节舞会上有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他不知道的是,这件重要的事情又被谣言歪曲成了另一个版本……

 

源氏觉得自己的内心平静了许多,自己也成长了许多。

在家族权利的争夺中被自己的亲哥哥手刃,他有过仇,有过憎,有过怨,有过恨,但是他很庆幸自己最终还是走出了负面情绪的沼泽,没有沉溺于复仇的泥潭。

他当然有权利去怨恨,有理由去复仇,但是即使他杀了半藏,这所谓的报仇雪恨究竟有什么意义呢?只会变成一个无法解开的死结。

源氏依旧对自己的哥哥心存希望。

他们从未真正地了解过彼此,却轻易地放弃了与对方的沟通和交流。

既然半藏那么不坦率,就由自己踏出第一步吧。

 

托比昂对自己的调试已经基本完成,而自己也做好了对内心的整理,等到将守望国的误会澄清完毕,自己就可以返回花村。

最坏的打算是两人再打一架,然而这一次,自己已胸有成竹。

源氏从自己的思考中回过神,扫了一眼正在大厅中跳舞的妖魔鬼怪们,一个熟悉的身影进入了他的视野,让他觉得自己的心脏一紧,仿佛停止了跳动。

他迅速地比对着人群中的某个恶鬼和自己脑海深处深深刻印下的自家哥哥的体貌特征,胸膛、腰部、脚踝的匹配程度高达百分之百,甚至连脸和发型都一模一样。

心脏重新开始跳动,越来越快,他感到自己头脑一片空白,不由自主地朝着那个恶鬼走去,每一步都伴随着巨大的不安和狂喜。

出乎源氏的预料,恶鬼竟然主动冲到他的面前,伸出双手捂住了自己头部两侧的位置,就像小时候亲昵地捂住了自己的耳朵那样。

他不可能认错自己最亲最爱的人。

被突如其来的幸福淹没得不知所措,源氏顾不上自己被打开的面甲,不禁开口呼唤着对方。

“哥哥?”

然后他看到站在半藏身后不远处的麦克雷掏出了魔法闪光弹。

“喂!等等!”

话音刚落,闪光弹便在空中划出了一个完美的抛物线,在半藏头顶上炸裂开来,一片巨大的白光中,半藏晕了过去。由于闪光弹的攻击范围太广再加上大厅较为封闭,除了源氏和麦克雷,其他的无辜民众也被一同击晕。

源氏发誓,如果不是怀里抱着晕倒的哥哥,他一定会拔出龙一文字把牛仔给切了,哪怕追着他跑五条街。

大厅中的人们东倒西歪,不明真相的人们还在陆续向城堡走来,然而一切的罪魁祸首却早已逃之夭夭。

该死的万圣节,该死的麦克雷。

源氏不由得在心中咒骂着。

 

但是他回到了半藏的身边,又或者,半藏回到了他的身边。

是时候该好好谈谈了。

源氏想着,不禁抱紧了怀里的人。对方像初生的婴儿一样,安静地躺在自己的臂弯中,仿佛在做着一个幸福的美梦。

 

艾米莉看到了莫里森,她承认自己吓了一跳。

苦于自己一直无法解除半藏身上的诅咒,艾米莉最后还是决定找齐格勒商量。事实上她也很惊讶,一向好强的自己竟然也会想到齐格勒,更不可思议的是自己居然真的来找她了。

是奥斯顿改变了自己么?或许这样也不坏。

她很庆幸自己的提早到来,否则她将会错过离开女巫房间的莫里森。

艾米莉听说过失踪归来的王子戴着面甲,却从未真正见到过他本人,直到今天碰上了莫里森——那个头发变成银白色,脸上留着伤痕,皮肤像病态一样白皙,血红色双眸的吸血鬼。

莫非这就是王子带上面甲的原因?那么穿上机械的外壳又是为了什么?

但是艾米莉放弃了深究,她没有理由过问皇家女巫的事情。毕竟就在今晚的舞会上,半藏会摘下他的面甲,凭着这样的脸,那面讨人厌的镜子还有什么理由口口声声说莫里森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人。

是的,即使还保留着些许的帅气,但是他根本就不算人类。

想到这里,艾米莉的心情指数又上升了一点。

 

“我想你应该很清楚,会使用诅咒的只有三个人,除了你我之外,另一个已经在纵火案中自食恶果。”

“所以我才对变成恶鬼的半藏百思不得其解。”

齐格勒端起茶杯,小缀一口,新仆从的泡茶技术比莱耶斯好太多了,她不由得感叹。

“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并且为半藏的家族所拥有。”

“你是说,诅咒来源于被他杀死的弟弟?”

齐格勒微笑着摇了摇头。

“你有没有听说过相由心生?”

艾米莉突然觉得自己明白了什么。

“我想他不久便能复原,”齐格勒用指腹摩挲着茶杯的边缘,感受着陶瓷传递过来的温度,“毕竟系铃人已经出现了。”

 

 

TBC

 

我都不知道源藏这边到底该不该打上R76的标签了……


评论(1)
热度(28)